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 行业:有机化学原料
  • 地址: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1605
  • 电话:021-52799111
  • 传真:021-5279****
  • 联系人:盛大庆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站内搜索

蓝月亮高手坛

正版蓝月亮输尽光料超级颜论

  发布于 2019-10-30   阅读()  

  作为一名球迷,唱自己支持球队的队歌几乎是一门必修课。但您知道那些著名豪门队歌的渊源和背后折射出的文化吗?本期节目,颜强和著名乐评人张晓舟将为您揭开谜团。

  贿赂舞弊、宫斗撕逼、大国暗战、谍战卧底……FIFA大会暗潮汹涌,中国该怎么办?

  郝海东阐述了许多中国特色的奇葩遭遇,如果没有这些阻扰,他很可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本赛季绿地申花和上港加大投入,德比火爆异常,他们很有可能挑战广州的霸主地位。

  切尔西被称为Boring Bus(无聊大巴),但实际上,切尔西本赛季的进球数仅次于曼城。

  颜强:喝启力添动力,欢迎大家来到由娃哈哈赞助的网易《超级颜论》特别节目,这期特别节目没有习惯的《影事》,也没有《论语》,没有《少数派报告》,甚至没有头条,没有主题,但是我们有音乐,只要有音乐,我觉得这样的节目都会显得非常别致。在这期节目开始之前,我想特别介绍一下张晓舟先生,这是我的师兄,也是世交,他是著名的乐评人,曾经是著名的体育记者。

  颜强: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张晓舟的父亲和我父亲曾经是大学同学,我们这种世交可以回追半个世纪。

  颜强:这跟我跟詹俊以前打过架还是有一点区别,晓舟比我大一两岁,比我们高三届,但是我们的渊源往回追50年,50年以前,那时候足球还不像现在这样,但是那时候足球和音乐之间就已经产生了非常深切的关系,可能在所有的艺术形态当中,音乐和足球的连接是其他的艺术形态难以比拟的。

  张晓舟:这跟上个世纪60年代,尤其是英国音乐文化兴起有关系,以及在劳工阶层足球也得到了很大的普及和发展,包括电视媒介,促进了音乐和电视。

  颜强:大众传媒的手段丰富和其他社会族群之间的交融,导致足球这方面的融合,在这期节目开始之前先要看一下我们的音乐歌单,我们开篇的时候用的Glory, glory, Man United,就是曼联的队歌,这期的主题是俱乐部的队歌,我们提及的都是欧洲职业足球当中非常著名的豪门俱乐部。由曼联队做开篇很正常,因为曼联俱乐部的联赛冠军次数还在增加当中,曼联之后是《蓝月亮》,曼城队歌,会有三个意大利豪门的队歌给大家欣赏,再会去到巴萨以及皇马,最后收篇是另外一首著名的队歌,之所以选这些队歌做一个排序,有我们自己的逻辑和道理,接下来我和晓舟的讲述中能找到这种逻辑。先说一下曼联这首队歌,你最早是什么时候听到这首歌的?

  张晓舟:这首歌我最早听都不是作为曼联队歌听,这个歌实际上怎么讲呢?可能是足球歌曲里面渊源最典型,甚至可以说政治正确的,怎么讲呢?因为它最早的起源是英国,但是我最早听是把它当成一个美国的民歌,John Browns body,约翰布朗的尸体或者遗体,它的背景是19世纪美国南北战争的时候,是这样一个歌,后来被有的南北战争题材的电影用作电影插曲,就开始普及。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这首美国民歌传到了中国。可是它最早是一个圣歌,赞美诗,是发源于英国的。

  颜强:这跟曼联球迷和俱乐部的形成有关系,曼联最早叫牛顿希斯LYR队,兰开夏和约克郡铁路工人组成的俱乐部,包含不同地域文化之间的交流,有宗教背景也很正常,因为很多西方音乐的起源跟宗教是有一定渊源的,从旋律和曲风上的感觉,《光荣属于曼联》是很足球化的上场,球队上场的音乐,但是接下来有请现场这位给我们放一下另外一种风格的队歌,弹一弹《蓝月亮》,我觉得曼联和曼城的对立真的在很多细节中都可以感受得出来,让我们听一听现场键盘传出来的《蓝月亮》的旋律。我在缅因路听过很多遍《蓝月亮》,传唱最多的是这两句,“Without a dream in my heart,Without a love of my own”,绝望至极的一首歌,我不知道为什么这首歌为什么能成为曼城的主题歌,随着曼城的兴起,已经传唱四方了,《蓝月亮》本身是很美,又很诡异的音乐情节,说明一些队歌的源起。

  张晓舟:想请你分析一下,跟一首队歌,当然曼联显得比较独大,用很昂扬的,赞美诗的这样一种来作为队歌是比较自然的,曼城用《蓝月亮》这样一首,其实是情歌,怨曲,你觉得跟球迷特定群体他的心理,历史积淀有没有关系?

  颜强:绝对有关系,特别能吻合六七十年代劳工阶层,working class的群体,曾经这个城市是世界的工厂,而且劳工阶层在六七十年代经历产业变革之后,失业和转产的人数特别多,所以生活压力非常大,因为英国一直到1963年才废除了劳工阶层的顶薪制度,原来是一个星期的周薪不能超过五英镑或者三英镑,废除之后是加剧了劳工阶层上下的分化。相信很多人,尤其在英国那么一个天气比较阴郁潮湿的环境当中,社会等级非常森严的环境当中,这首歌传递出了很多人心里上的悲伤,有这样的歌就必须来点酒。上酒了,给张老师多倒一点。

  张晓舟:在曼城长期没有成为英国足坛的主角,也确实有一些曼联球迷喜欢嘲讽人家,英国足球文化里面有一个特别正常的,它的地域性,乃至社区性,哪怕是一个烂队,都有很多名人支持。

  颜强:所以说到《blue moon》,不可能不提OASIS,小加拉赫他有一个翻唱版本的,我们可以听一下他翻唱那段,我第一次听到他唱歌唱的这么规矩。

  张晓舟:他翻唱这个版本的六分多钟,曼城队歌一般给我们听的版本是两分多钟,甚至一分多钟。

  颜强:这里我们必须打断一下,插播一下广告,大家如果想听到这样的音乐,能够让自己随时听到这样的音乐,一定要下载网易刚刚推出来的网易云音乐的手机APP,云音乐对于以音乐方式交友,以音乐方式触及其他不同的生活形态,文化类型是极好的工具。

  张晓舟:这是我听到的可能是最好的翻唱队歌的版本,你看,这是非常细致的整个编曲,长达6分多钟非常慢的,已经完全不像一首足球歌曲。

  颜强:但是这样的歌曲还不少,这样的风格,这首歌的写作者是理查德-罗杰斯,我觉得他是很传奇的作曲者,在咱们这期节目当中,他还有一首歌将会出现,那首歌作为队歌来讲,可能是世界上最有名的队歌。60年代悲伤的情歌来做队歌,如果去到一个球场看球,提前30分钟进场,这时候现场唱出这首歌,不管是麦克风唱出来的还是现场唱,给人的感觉非常好,因为去到那儿找座位,坐定看看周边什么样的人群,环境,场上有没有人训练,这是渐进式接近比赛的过程,这时候唱这首歌是非常合适的。 Glory, glory, Man United,这首是球队上场音乐,最后放的压轴歌曲则是通道音乐,由上场通道走上球场那一瞬间绽放出来的音乐,当然我们会压后一点再提到那首歌。受到曼联、曼城,不得不提跟这两个球队以及其他的球队有关的一个人,就是巴洛特利,巴洛特利这个赛季在曼城非常失意,他离开曼城回到了他的故乡,他的故乡给中国球迷留下了很多著名的队歌。

  张晓舟:巴洛特利,包括以前维埃里转会转这么多,各个地方的队歌都得会唱,也挺辛苦的。

  颜强:我们这个年龄来看,中国球迷最早熟悉的队歌之一应该就是这首米兰,前奏的音乐很适合大众传媒电视剧传播,短暂、明亮、清晰。

  颜强:这首歌不需要放太长,能不能现场放一放国际米兰的队歌,我只是偶尔听到而已,《Pazza Inter》

  张晓舟:这是首不错的歌,扎内蒂、卡纳瓦罗都是情歌王子,唱得不错,可能国际米兰的球迷知道有一个老的国米的队歌,后来换成了这个,这首《疯狂的国际》,但是现在很尴尬的,可能很多人知道这个赛季这个歌没了,原因是版权,因为原来的创作者告了国际米兰,因为一个队歌很难估算它给你带来了多少利益,包括对你的品牌,这是没法估算的,这个事情没有了之前,国际米兰尊重音乐家的版权。

  颜强:这倒是反映出整个音乐行业当中面临最大的挑战,就是对于版权的保护和音乐创作收益如何实现。

  颜强:而且队歌又是更模糊的区域,因为真正创作出来的队歌,别说真正创作出来的队歌,哪怕是带一定指向性的队歌以工业化产品流水线生产还是挺难的,还是约定俗成,自然生长的过程。

  张晓舟:另外一个话题,国际米兰俱乐部的态度也是一种尊重知识产权的态度,但是另外一个话题,就是一个尴尬,国际米兰新老队歌的交接也反映了一个尴尬,就是说有时候这个时代可能需要推陈出新,你觉得老的队歌已经不适用了,想换一个,但是不是那么容易换的,甚至中国大多数俱乐部就根本没有找到这个队歌。

  颜强:中国通俗音乐,流行音乐这方面的出产量不是特别高,随便举一个例子,贵州,现在贵州有中超俱乐部,这些球迷找不到一首能够让大家传唱,而且能够表达自己热情的一首歌吗?

  张晓舟:最说明足球文化积淀够不够深,有时候就是从队歌,或者啦啦队歌反映出来,队歌不是你想写就想写的。

  颜强:我前两天碰过这么一个事,有好些人想给中国国家队写一首队歌,不管是队歌也好,啦啦队歌也好,就是国家队比赛的时候传唱的。

  颜强:最终根本没法实现,哪怕他去想这应该是什么样的节奏感,什么时候有很宏伟的场景出现,如果你去设定情节的话,去制造的话,会非常艰难。

  张晓舟:女足世界杯田震跟女足球员,因为在中国举行,去约人来写这样的歌,随着女足世界杯过去了,这个歌也没有留下来,也没有接着再唱。有一回在女足的赛场,也是国家队的,我看到他们在放蔡依林《爱情36计》(笑),它变成了出场曲,这是很尴尬的。

  颜强:包括《铿锵玫瑰》最红的时候,也是沿用了别人成功的曲目作为自己的推广。

  张晓舟:球迷不认同这是没有办法的。包括恒大现在的足球文化,广州的球迷文化不能说不厉害,非常厉害,恒大也非常有钱,想制造这种东西,但是你去制造是没有用的,到最终我在恒大的主场他们唱的最多的是Beyond《海阔天空》,尤其是在落后那种悲壮(的情形)。

  颜强:其实《海阔天空》就应该具备天然上升到队歌的潜质,而且它的英雄主义情节更重。

  张晓舟:对,很容易悲壮,如果变成合唱的话,包括《蓝月亮》,一个人唱的话,是一个非常忧伤的,你可以唱得像个怨妇一样的,但是如果是一百个人就不一样了,如果是一万个人就很可怕了,那就变成悲壮了。

  颜强:一万个怨妇的力量是很大的,咱们这儿就先打断一下,那边已经《海阔天空》了。这个环节走完之前还是要听一下尤文图丝的队歌,米兰,尤文,国际,这是意大利传统三豪门。不管怎么样,有一个人,在这三个俱乐部当中效力过,而且现在还活跃在欧冠的赛场上,前面提到一个巴洛特利,串联起曼城和米兰城之间的关联,现在说的人是最特立独行,这是他穿尤文队服当中的表现。欧冠当中也有类似的场景,打巴萨,马中赤兔,人中吕布,足球场上的吕奉先。欧冠那一场的进球,这是对旧主的进球。

  颜强:但是最讨厌,最恨的一个队恰恰也是你支持的一个球队,我觉得他去年出的自传,我没来得及细看,很多人都说伊布给自己写了一本自传,居然大部分篇幅在骂巴萨,可见他在巴萨的经历非常特别,他对瓜迪奥拉充满敌视。接下来我们进入巴萨的环节。

  张晓舟:我认为大部分的队歌都是口号式的,说难听一点,无产阶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蛮不讲理的一种宣泄。我们一定要注意,队歌不是让你一个人在家里用你的iphone也好,音响也好来听,你要考虑到诺坎普10万人,我两次在那儿跟着唱巴萨的队歌,感觉不一样,10万个人喊口号,你试试。巴萨的队歌,我们再听一下皇马的队歌。

  颜强:其实从这两个音乐的对比就能看出这两个城市,两个地域的区别,巴塞罗那是海港城市,外向,包容性非常强的地方,从它的球队组成,五六十年代就有那么多外籍球员出现,60年代整个把俱乐部的发展管理大权交给荷兰人,甚至到范加尔的年代,本土人才上升空间甚至受到外籍人的挤压,不管怎么样,可以跟各种各样的各国新鲜文化组合在一起。网络棋牌游戏系2018新加坡开奖记录统!皇马也是吸引各地的外国人才,从斯蒂法诺开始,但是整体上还是坚持自己白色的传统,白色是贵族领袖。

  张晓舟:说到传统的问题,不管是克鲁伊夫还是范加尔,在更衣室都是说加泰罗尼亚语。队歌的选择,尊贵的血液,如果巴塞罗那也选择一首古典的,华丽的,美声的歌也没问题,多明戈是皇马球迷,卡雷拉斯是巴萨球迷,帕瓦罗蒂死之后就剩下这两个人了,卡雷拉斯经常发表各种言论,多明戈唱得不错,唯一的遗憾是他是皇马球迷,其实皇马的球迷也唱很多类似的,他们经常自己唱的更多的还是最后的madrid madrid,跟巴萨,巴萨一样的。有一个电视台很搞的,他找了一帮巴萨球迷和一帮皇马球迷唱歌,但是歌词改了,反转,唱巴萨队歌最后喊的是madrid madrid,唱皇马的时候反过来是巴萨巴萨。

  颜强:西甲的音乐,文化选择有一种拉丁式的聚众感觉,也许不是胁迫,但是肯定是引领很多人,甚至一些人在盲从当中就进入了马德里或者巴萨的情节,回看一下意大利的三大豪门,也是拉丁的音乐,显得比马德里和巴萨这两首稍微轻松一点,也是进行曲曲风的,差别更大一点的是在于曼联、曼城,曼联那首歌跟米兰,甚至跟巴萨有些相近的地方,曼城走的是另外一个路线,而这种悲伤的情歌成为队歌还有一个最好的例子,那就是《你永远不会独行》。

  张晓舟:说到队歌里面,英国是老大,非常丰富,比其他国家丰富多了,有这种队歌文化。

  颜强:这是2005年伊斯坦布尔进行的欧冠的决赛,上半场0-3落后AC米兰,下半场般平比分,而且点球阶段完成了不可思议的逆转,这也是足球史上的伊斯坦布尔奇迹,当年的阿隆索。这首歌的前奏也是低沉、压抑,甚至有些婉转的地方,但是它的力量积蓄不断的在提升,到最后唱出了最高潮。可以跟大家说这首歌的背景,作曲人是罗杰斯,他不但写了这首歌,它也写了《蓝月亮》,这是非常出色的情歌的作者,但是这首歌不光是情歌,写的是有爱尔兰民风的聚众的感觉,最早是从歌剧片断截取过来,到了60年代翻唱成为单曲,成为英国非常流行的一首歌,我觉得这首歌真正大红跟猫王有一定的关系,猫王进入中后期之后翻唱了大量的散曲,包括《蓝月亮》这样的老歌,包括《你永远不会独行》,我听过猫王唱过三个版本的《你永远不会独行》,最老的版本在拉斯维加斯声带都受损了,非常低沉,不管怎么样,他唱完之后这个歌传播出去的影响力巨大,这个歌回到球场当中,几万人聚集的时候,俱乐部现场一放这个歌,大家就很认同,大合唱带出的悲壮感觉难以言喻。

  颜强:这首歌不光是利物浦,凯尔特人的,费耶诺德的,特温特,海伦芬等等很多队都是这首队歌。

  张晓舟:但是版权呢,我不知道版权问题是怎么解决的,说明并没有垄断,你没有买断,作者早年可能就死了,已经被你们唱成这样,算了。

  颜强:最早从歌剧里面摘出来的时候,版权就搞不清楚,无头案了。不管你是不是利物浦球迷,看到这段画面,听到这首歌给你带来的冲击和震撼是难以想象的,一个人一辈子当中也得经历这么一场比赛才能真正的感受到足球的伟大和音乐的不朽。

  颜强:为了他的睡眠着想,为了他的家人着想,还是早上起来看比较合适。这是我们这一期对于足球队歌的一些介绍,喝启力添动力,这一期娃哈哈赞助的网易《超级颜论》特别节目,我们的主题是队歌,遴选了大概八九个不同欧洲足球俱乐部的队歌,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音乐和足球之间的文化渊源,这也是为未来看球能带来更多的快乐,谢谢张晓舟,谢谢各位!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联系方法招聘信息客户服务隐私政策网络营销网站地图